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欢迎您! 返回首页| 最新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党团工作 > 正文

党团工作

史泽华:民粹主义的桑德斯为何仍在较劲?

来源:www.tommstudio.com作者: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编辑::admin点击数:

  【编者按】美国总统大选将于2016年11月8日举行,现已进入了两党预选最后关头。今天“选美史记”专栏刊登第二篇,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史泽华将谈一谈桑德斯这位希拉里强劲的党内对手。

  目前,美国大选初选民主党党内竞争渐入尾声,经过“超级星期二”以来的角逐,希拉里已获得2141张党代表票,离最后出线只差242张,桑德斯则只有1321张党代表票入账。从账面上看,失败已是桑德斯的宿命。

  希拉里的党内麻烦

  但是,桑德斯仍在坚持,宣称要争夺最后一张选票。最近几天,他再次调整策略、收缩战线、把资源孤注一掷地投到了即将到来的加州初选上。桑德斯称,“加州是个伟大的地方,这里已准备好政治革命”。他还再次向希拉里叫板,要求二人在加州初选前再进行一场辩论。

  这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之所以这么起劲,是因为自2月内华达州初选以来的斗争有了些眉目。在该州的初选中,希拉里团队因竞争规则“不公正”取胜,当地民主党领导层以“惯例”为由拒绝承认规则漏洞,进而进一步激发了桑德斯团队的民粹主义情绪。支持者搅闹会场,桑德斯本人则将矛头直指民主党的上层建筑和制度规则,特别是对超级代表票权重过高问题提出了质疑。

  接下来的“百日维新”里,规则还是老规则,当权者们称,桑德斯不应该拿超级代表票问题说事,应该多问问自己的竞争力。别忘了,超级代表都是“未宣誓代表”,临阵倒戈既是他们的权力,也是竞争规则的一部分。这样的事情在2008年奥巴马/希拉里之战中就已经发生过。从渊源看,超级代表票本来就是民主党为了制约“暴民政治”、吸引精英阶层参与而设计的一种制度规则。参选者如果想推翻这一规则,得首先把党团会议和个人直投产生的“宣誓代表”阵地占住,然后才能有“逼宫”的资格

  这对于打拼圈子始终未超越白人圈子的桑德斯而言,几乎是遥不可及的。但是,东方不亮西方亮,硬规则撼动不了,软规则还是能有所改变的。桑德斯折腾得越久,希拉里的麻烦就越多。无论是希拉里团队还是民主党领导层,都想尽快结束选战,以留出备战大选的时间。对于桑德斯而言,最后阶段表现地越出色,张口要价的资本就越多。2008年初选期间希拉里对奥巴马的那一幕再次发生,只不过主角变成了桑德斯对阵希拉里。

  面对基层选民结构的变化和希拉里/桑德斯之间的激烈对决,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一直试图扮演不偏不倚的中立角色。该机构要在7月全国党代会上主持推选本党总统、副总统候选人,通过党的竞选纲领和选举党主席,为了保持自身的权威性和合法性,超然于内部派系争斗是必需的。但桑德斯的支持者们显然不买账,他们早已把委员会主席德比·舒尔茨看成了仇敌,因为后者在内华达州初选中明显“偏袒”希拉里。

  低姿态收买人心

  为了收俘桑德斯,民主党领导层几乎已经做出了最大程度的让步。党纲起草委员会由15名成员组成,希拉里提名了6人,桑德斯提名了5人,剩下了4人包括主席由舒尔茨来提名。这样的提名比例,桑德斯和民主党领导层都是赢家:桑德斯的进步主义理念有了植入党纲的机会,他本人也由“局外人”变成了“局内人”,民粹主义运动对党的合法性威胁也明显减弱。桑德斯5人名单中有好几位都是激进的“圈外”政治活动家,包括作家詹姆斯·左格比,这位阿拉伯裔政治活动家一直以支持巴勒斯坦人权利斗争而闻名,对偏袒以色列的外交政策心存不满。

  桑德斯称,他和他的5人团将为构建“人民经济”而非“富人经济”而斗争,将为击垮把持国家权力的华尔街大银行而斗争,将为减少碳排放和全球变暖而斗争,将为把工业社会的医疗保障变成一项基本权利而斗争。如果这些都写进2016年党纲且被未来的民主党总统重视的话,那么民主党真就像极了一个“民主社会主义”政党。但是,即便5位棱角分明的委员因为共同支持桑德斯而真正“团结”起来,与另外10人建制派势力相比,依然是一群起不了决定作用的少数派。况且,党纲虽然代表着本党内的主流民意,但对未来的总统并无实际约束力。

  实际上,三方就党纲起草委员会人员构成问题达成的妥协,政治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效用。桑德斯“低头”之后,后续的竞选便变成了他为自身在党内“正统”地位的竞争,支持者的民粹主义情绪还在,领导者的“革命”冲力已经被体制消耗过半了。由此,希拉里团队也大大方方地表现出了包容姿态,而且未明确把他排除在副总统候选人名单之外。但对于桑德斯方关于辩论的提议,希拉里婉言拒绝、不再接招,理由是要集中精力准备大选、为党工作。对于这样的“软钉子”,桑德斯除了愤怒之外还是愤怒。

  如果说轰轰烈烈的左翼社会主义运动就以这样的方式戛然而止,不免太小看了桑德斯及其团队的智慧和能力。桑德斯已经向上周刚刚完成初选的肯塔基州提出申请,要求重新统计选票。按照先前公布的结果,希拉里仅以0.4%的微弱优势获胜,两人只差1924张选民票。桑德斯方指责该投票过程不透明、不公正。

  不过,在有产者统治、政治文化相对稳定的美国,复杂的制度体系早晚会把草根阶层想在政治上出头的愿望销蚀得干干净净。民粹运动的出路,最终仍需迂回,由社会及政治,由个人及组织,而非在政治上一蹴而就。(作者为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如果您对美国大选有话要说,欢迎与我们联系 pinglun@huanqiu.com

相关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