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欢迎您! 返回首页| 最新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党团工作 > 正文

党团工作

西媒:美国大选凸显政治极化民粹崛起

来源:www.tommstudio.com作者: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编辑::admin点击数:

  参考消息网3月3日报道 西班牙《起义报》3月1日刊发题为《美国大选:民众的愤怒》的署名文章,作者美国宾厄姆顿大学社会学荣休教授詹姆斯·彼得拉斯在文章中称,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具有一些有别于21世纪美国政治实践总体思路的特性。

  文章称,既定的政治机制显然已经失去了对候选人提名进程的控制,并面临着一些“不受欢迎”的竞选人使选民两极化的局面。但还有一些刺激选民并与美国近现代历史有关的更具体的因素,铺垫和反映了美国政治的重构。下文将分析这些变化及其给美国政治未来带去的主要影响。

  奥巴马政府的“兴衰”使得所谓的“身份政治”的吸引力出现缺口,认为建立在种族和性别等基础上的“身份”能够在金融资本(华尔街)、军国主义者、犹太复国主义者和“警察国家”当局的权力之上行事的想法也随之发生了改变。选民们针对“身份政治”明确表达的失望打开了针对某个特定阶层政策的大门。

  政治极化有利于桑德斯

  文章称,民主党参选人伯尼·桑德斯直接针对的是劳动者和工薪阶层的利益。但这个“阶层”是在大选两极分化的背景下产生的,因此并不能反映出真正的“阶级分化”或阶级抗争的增加。

  事实上,大选的两极分化是工会近期在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和俄亥俄州失败的反映。美国劳工联合会和产业工会联合会(劳联-产联)在政治和社会领域的影响几乎已经消失,在私有行业中仅代表着7%的劳动者。劳工阶层的选民深知,年均收入和补贴在50万美元左右的工会最高领导人们很好地藏身在民主党的影响集团中。尽管地方劳动者和工会积极支持桑德斯,但他们更多地是以一种无定形和多阶层的方式在推动选举,而不是作为一个“工人阶级”的整体。

  文章称,桑德斯的选举活动并非产生于全国性的社会运动:和平运动实际上已经奄奄一息;民权运动已经衰落和支离破碎;“黑人的生命也很重要”运动已经达到顶峰并开始回落;而“占领华尔街”运动已经成为一个遥远的回忆。

  这些运动的确催生出一些活动家,并为桑德斯的竞选活动提供了一定助推力。不过,支持桑德斯的竞选运动并不是现有群众运动的一部分,而是填补了其缺席导致的政治空白。选举的动荡反映出工会领导者与民主党政客结盟的失败,以及“黑人的生命也很重要”和“占领华尔街”等运动的直接行动策略的局限性。

  文章称,由于桑德斯的选举活动并未直接对抗资本家利益和公共预算拨款,因此并未遭到国家的压制。有关部门预计,桑德斯竞选活动的波澜还将持续几个月,然后逐渐在民主党内以及选民的冷漠中偃旗息鼓。

  在那些位于10%最富有阶层之下的人群中,尤其是年轻的中产阶级中,政治极化趋势有利于桑德斯。工会领导者、国会黑人党团和拉美裔当权派支持的是民主党政治精英阶层的神圣选择:希拉里·克林顿。另一边,拉美裔年轻人、女性劳动者和工会底层都支持桑德斯。一些非裔美国人群体在奥巴马任期内并未得到任何发展或是亲历了“首位黑人总统”执政下日益增加的政治压迫,也加入到了支持桑德斯的选举运动中。

  不过,桑德斯竞选运动最具活力的社会群体是学生,他们为桑德斯提出的免费高等教育计划和免除学生债务的主张而欢呼雀跃。

  文章称,桑德斯的竞选运动将社会不平等和法律、政治及经济体系中的种族不平等这些问题放上了桌面,但其提出的计划到目前为止在民主党内部并不太奏效。

  中产之怒让特朗普获益

  文章称,共和党参选人特朗普的竞选进程包含着很多拉美民粹主义-民族主义运动的特征。与阿根廷的庇隆主义类似的是,特朗普的竞选活动结合了保护主义和民族主义经济措施,吸引了中小规模的制造商和产业工人。

  这些在特朗普针对“全球化”的攻击中可见一斑,与庇隆主义者的反帝国主义类似。另一方面,特朗普对美国穆斯林的攻击是对极右翼法西斯主义使的一个眼色。

  文章称,就像庇隆声称反对“金融寡头”和“外来意识形态”入侵那样,特朗普蔑视所谓的“精英”,并谴责墨西哥移民的“入侵”。

  特朗普的吸引力基于的是江河日下的中产阶级无定形的深切愤慨之上,尽管缺乏思想,但却充满着对其地位下降和稳定崩盘的怨恨。

  文章称,特朗普针对那些恼怒于无能工会、无序民间组织和边缘化地方企业协会的工人打造出了一种个人的力量。

  这些“民粹主义”阶层对于特朗普对政治家和精英阶层尖叫和“掌掴”的场景异常兴奋。他们欣赏特朗普一边对政治精英阶层进行象征性挑战,一边炫耀自己的资本主义者身份。

  以下是特朗普的“左右开弓”:对企业家的保护主义和赞美、炮轰华尔街、示好工业资本主义、维护美国工人利益、攻击拉美裔劳动者和穆斯林移民。这些论调已经打破了共和党内部大众政策和右翼政策间的传统界限。

  文章称,“特朗普主义”并不是一个连贯的思想体系,而是一种处于“即兴姿态”的挥发性混合物,目的是吸引边缘化的劳动者、愤懑的中产阶级以及那些深感无法被华尔街共和党人和自由民主党人所代表的建立在身份政治基础上的人群(黑人、西班牙裔人、女性和犹太人)。

  民主党内部社会民主运动的兴起和共和党内部右翼民族-民粹主义的出现反映了当前美国选民的碎片化和美国种族-阶层结构中横向和纵向的深层次裂痕。

  文章称,也许右翼和左翼的选举动荡最终会消散,但民主转型和保守民族主义复兴的种子已经播下。

  参考消息网3月2日报道 日本外交学者网站3月1日发表题为《“中国毛细血管民主”:西方民主能向中国学习吗?》的文章,文章内容如下:

  当西方人和中国人被问及中国的政治制度时,他们都会给其贴上独裁、专制和不民主的标签,没人认为它是一种西方民主可以汲取灵感的模式。但是,我不同意这种观点,我认为中国政治制度的两个核心特点使之成为一种“毛细血管民主”。

  首先,中国的权力金字塔建立在基层代表选举基础上,这些基层代表就像毛细血管一样,在中国人民和政府之间发挥着双向信息交流的作用。于是,从这一基础中获取的信息引导着政府的决策过程,从而产生了能够改善大多数中国人生活的政策和措施。因此,可以说中国政府是民治和民享的政府。我认为,西方民主可以从中国将选举限定在基层并利用长期、专业、业绩驱动的队伍来管理和领导人民的做法中汲取灵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