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欢迎您! 返回首页| 最新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师资力量 > 兼职教授 > 正文

兼职教授

文汇读书周报;书人茶话

来源:www.tommstudio.com作者: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编辑::admin点击数:

重开绛帐千秋业 ——写在徐开墅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之际

文汇读书周报;书人茶话

 
徐开墅先生与他的部分专著
 
 

文汇读书周报;书人茶话

 
 
 

■马国平 

十多年前,《南方周末》刊载过一篇长文《被遗忘三十年的法律精英》,叙述了一批法学界前辈的人生际遇。读后心情沉重,久久不能释怀。其中几处谈到上海法学家徐开墅先生,诸如“东吴大学1940年法学士”,“抗战后的东吴大学教授, 1979年后, 他以上海社科院无编制的特约研究人员身份, 为上海的法制重建殚精竭虑。1999年去世时, 一些人才知道他当了三十年的中学教师”等。

徐开墅先生的命运跌宕起伏,在他的暮年迎来了黄金岁月。解放后,他曾担任中学教师,但在1958年旋遭厄运,被流放二十年之久。所谓“当了三十年中学教师”的说法,未知所由何来,却在以后的相关文章中被转述。也许是对“被遗忘三十年”的合理想象,也许是刻意回避其中几多难以言说的故事。

1947年,东吴大学聘任了抗日战争后的第一批法学教授,徐开墅赫然在列,当时他三十一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此前,徐先生曾在上海东吴大学法学院、大夏大学、复旦大学、光华大学等六所高校任教,讲授民法、商事法、民诉法等课程。他还在《文汇报》《中美日报》“法律顾问”栏目担任责任编辑解答咨询。由于大环境使然以及院系调整,1951年后,他先在制革厂工作,转年进入上海澄衷中学当教师,直至1958年“反右”时期运交华盖。

新时期后,徐先生已年逾六旬,在平反冤案后原可安享晚年。但徐先生总感到自己的所学所长,在百废待兴的时期应该得到更好的发挥。他在给三弟徐开垒的信中写道:“为‘四化’建设,义所不能辞也。”1980年,他在解放前的同事、地下党王容海(其女系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诉讼原告团团长王选)的推荐下,受聘于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任特邀研究员、研究生部国际私法和民法学教授。自此,徐先生全身心投入到法学教学、法学研究及法制建设中,满怀喜悦地播种、耕耘、收获,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在探索社会主义法治道路上殚精竭虑,奋斗终生。

1980年10月,徐先生开始为研究生讲授民法课。在缺乏教材的情况下,他自编《民法学概论》讲义,他的讲课深受学生欢迎。1981年起,徐先生受邀到本市高校以及华东、华北等地讲学,并担任上海及外地多所高校的兼职教授、研究员等职,为本科生开设民法专题、外国民商法、比较婚姻法讲座,为研究生开设公司法、票据法、保险法、破产法、涉外经济法等课程,并多次主持研究生毕业论文答辩和高级职称晋升评审,以致当时的法学专业学生以听过徐开墅先生的课为荣,以“徐开墅先生如是说”为依据。现在,徐先生的学生有大学教授、法院院长、政府官员及律师等,可谓桃李遍天下。

徐先生在致学生的信中写道:“只要我教过的学生有所成就,这些学生的成就便是我的一部分心血的结果。我写了活书,而不是死书,所以我是一个教书匠,而不是一个作家。”徐先生最后确也是倒在教学岗位上。1999年6月3日,上海财贸学院(现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聘任他为终身教授。同月20日,他不幸因心脏病突发逝世。住院前一天,他还在审阅学生论文并写推荐信。那个学生吊唁时听师母说“你的论文徐老师已寄出”时,更是感动不已。在徐先生逝世的第二年,按徐先生遗愿,徐夫人彭蓉芳女士将近千册钤有“徐开墅藏书”印章的法学专业书籍无偿赠送给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

徐开墅著书立说达三百余万字,是民商法领域的权威专家。早在1980年,他在给学生上民法课时,就提出城市土地应有偿使用,这可以为城市建设集聚大量资金,并且引用了香港土地批租的事例。这在当时确属超前的独到见解。

他著有《民法通则概论》《徐开墅民商法论文集》《民商法的理论与实践》;主编了具有时代特征、颇具影响的《民商法辞典》,该书2004年再出增订版。徐先生还曾参加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主持的多部重要法学著作的翻译审校工作,如《国际私法公约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民法典》《香港的法律》等。

徐先生在晚年还参与了《元照英美法词典》审订工作,遗憾的是他没能看到全轶。权威厚重的《元照英美法词典》出版于2003年5月,是一本全面介绍英美法基本制度等方面法律的辞书,在许多法律尤其是合同法、侵权法等领域,填补了我国法律辞书的空白。值得注意的是,词典的审订学者三十五人中过半是东吴校友,书中在“缘起”章节特地向这批东吴精英致敬。

进入新时期,徐开墅先生以其深厚的学识参与国家与上海的法制建设,担当了一个公民的责任和义务。1981年4月,徐先生作为上海派出的专家学者赴京,参加由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召集、历时一个月的“民法起草座谈会”。他多次发表个人见解并受到肯定。以后又多次赴京参加《民法通则》草案修订工作。

上海社会科学院原院长张仲礼先生在担任全国人大代表期间递交了六十一份议案,其中八份是“一号议案”,被誉为“议案大王”。他曾坦言,“其中相当多的内容凝聚了徐教授的心血”。1993年起,徐先生受聘为上海市政府立法专家咨询委员,并接受市政府法制办委托起草《上海财产拍卖规定》。当时他已七十八岁高龄,仍满怀热情,提出要制定一流的符合上海实际特色的《拍卖法》。他设立三个课题组,带队四处调查,拟写了《拍卖法》第一稿,又邀请上海的拍卖行召开座谈会听取意见。1994年6月,体现徐先生构想的《上海财产拍卖规定》公布于世。

在生命最后的二十年,徐开墅真正实现了学以致用、用以所长,为自己的人生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徐开墅先生遽归道山迄今已有十七年。他在曾经耕耘的法学领域留下了长长的投影。现在,徐先生的书房依然保持原样,逢年过节,总有学生来到这里缅怀老师,探望年迈的师母。

在他书房的墙上,有书法家任政先生书赠的一对条幅:“重开绛帐千秋业, 别墅青山万树春”,形象地描绘了徐先生施展才华的晚年生活。

徐开墅先生以及“被遗忘三十年”的法律精英们,他们戮力赓续的文化血脉和法学传统,一定会被后来的人们记住。


鏈枃鏉ユ簮:http://www.zgxh.net/c5RHPIANK2/0311571044.html?uz509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