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欢迎您! 返回首页| 最新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科研工作 > 正文

科研工作

关于科学技术工作的报告

来源:www.tommstudio.com作者: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编辑::admin点击数:

——1990年9月3日在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上

    国务委员兼国家科委主任 宋健

    我受国务院的委托,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近年来科技工作的基本情况,请予审议。

    我国科学技术事业,是在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领导下发展壮大起来的。老一代科学家是新中国科学技术的奠基者、开拓者和培育者。早在建国初期,他们就高瞻远瞩,运筹帷幄,作出了优先发展现代科学技术的决策。建国以来的40年,在历史上是短暂的,经过几代科技工作者艰苦奋斗,卓越工作,取得了重大成就,开创了我国科技事业的新纪元。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依靠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科学技术与人民群众的创造精神相结合,使一个贫穷落后的、任人欺凌的国家,永远结束了从鸦片战争开始的殖民地、半殖民地的辛酸历史。这一历史性的成就,将永载史册,为后人敬仰。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全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科技工作面临着世界新技术革命的挑战,肩负着振兴经济的重任。为了抓住时机、制定对策、迎接挑战,1985年3月,党中央作出了《关于科学技术体制改革的决定》,进一步明确了经济建设依靠科学技术,科技工作面向经济建设的战略方针,我国的科技工作据此形成了三个层次的格局:第一层次是面向经济建设主战场,即直接为本世纪末国民生产总值翻两番服务的研究开发工作;第二层次是高技术研究及其产业的发展;第三层次是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过去的五年,是我国科技工作全面改革开放和发展的五年。我们在党的基本路线指引下,按照三个层次的部署,展开了以下工作。

    一、关于科技体制的改革

    科技体制改革是我国改革开放事业的组成部分,是与经济体制改革相互配套的重大工程。1985年3月,我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在全国科技工作会议上指出:“经济体制,科技体制,这两方面的改革都是为了解放生产力。新的经济体制应该是有利于技术进步的体制,新的科技体制,应该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体制。双管齐下,长期存在的科技与经济脱节的问题,有可能得到比较好的解决。”邓小平同志在讲话指出了我国经济体制和科技体制存在的相互脱节的严重弊端,为改革指明了方向。五年来,科技体制改革紧紧围绕科技与经济相结合这个核心问题,从科技系统内部改革起步,推动农村、企业及全社会科技进步,先后进行了开放技术市场,改革科技拨款制度,放活科研机构、放活科技人员管理,促进科技与经济的横向联合,推动科技长入经济等工作。科技系统新的运行机制开始形成。

    ⒈技术成果商品化观念已基本树立,社会主义技术市场正在健康发展。这是我国科技体制改革在理论和实践上的一大突破,也是社会观念的一次更新。明确了在社会主义有计划的商品经济条件下,技术成果也是商品,建立了按照价值规律和合同形式有偿转让的机制,对技术市场实行“放开、搞活、扶植、引导”的方针。我国技术市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已成为社会主义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总结开拓技术市场实践经验的基础上,1987年6月,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技术合同法》。1989年3月15日,国务院批准发布了技术合同法实施条例。这项具有中国特色的科技立法,建立和健全了技术合同法制,规定了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和技术服务等各种技术交易的基本规范和准则。1984年全国技术合同交易额仅为7.2亿元,到1989年达到81.4亿元。短短五年,技术成果通过市场向生产领域扩散、传播的速度和规模有了大幅度的增长。近两年,根据中央治理整顿、深化改革的方针,进一步加强了技术市场的管理,建立了技术合同管理机构,健全了技术合同认定登记制度,全国技术市场正处在一个稳定发展的新阶段。

    ⒉科技拨款制度的改革初见成效,科研机构的运行机制逐步转轨。长期以来,由于国家对科研机构的经费包揽过多,科研机构缺乏活力,科研与生产严重分离,因此科技拨款制度的改革势在必行。1986年1月26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科学技术拨款管理的暂行规定》,决定对全国县以上科研机构按照科技分工和活动特点进行分类管理和指导。其中:对于技术开发型机构,实行技术合同制,国家逐步削减事业费拨款,鼓励和促进这类机构通过面向经济建设取得技术性收入,逐步实现经济上基本自立,保留约占事业费基数的30%的退休金、专项奖励、医疗保险等拨款补助。减拨的经费,国家财政并没有收回,三分之二由主管部门用于行业科技工作和重点项目的补助,三分之一用作科技贷款贴息资金。对于社会公益型机构,实行经费包干制,不但不减少国家财政拨款,而且将随国家科技拨款的增长逐步有所增加,鼓励其在完成国家规定的任务外,积极面向经济建设,取得技术性收入。对于基础研究型机构,保留科技事业费,对新增课题实行科学基金制,同时逐步增加重点课题的投资强度。

    科技拨款制度的改革,把一大批技术开发型机构推上了为经济建设服务的主战场,增强了面向经济的动力和活力。在前几年通货膨胀的情况下,绝大多数这类机构经受住了考验,逐步适应了运行机制的转轨。在中央各部委所属的300多个技术开发型机构中,已有75%核减事业费到位。1989年其技术合同收益近20亿元,相当于改革前事业费基数的7.6倍。扣除通货膨胀因素,仍然增长了4.3倍。针对改革拨款制度后的新情况,去年底国家科委、财政部和国家税务局作出相应规定,对科研单位的中试产品免征所得税,对技术开发型机构交纳国家预算调节基金和能源交通重点建设基金给予了优惠。此外,中国人民银行从今年开始,开设了科技贷款科目,安排了25亿元科技贷款。这些制度的实行,将对新的科技投资体制的形成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⒊科研机构以多种形式进入了经济、长入了经济,在科技与经济结合方面出现了新的局面。到1989年,全国有400多个技术开发型机构进入企业和企业集团,成为企业和企业集团的技术开发机构。全国涌现出10000多个科研生产经营联合组织,发挥组合优势,有力地促进了经济发展。科研机构、高等学校创办的科技开发企业达3500多个。这些企业实行科研、生产、销售一体化经营,推动了传统产业的技术改造,并成为高新技术产业的生长点。与此同时,一大批由科技人员按照自筹资金、自愿结合、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原则成立的、从事技工贸、技农贸一体化经营的民办科技机构迅速发展起来。其中80%为公有制企业,科技人员占40—50%。这些以公有制为主体的民办科技机构现已成为扩散技术成果,促进产业结构的调整,加速技术成果商品化,推进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一支生力军。扶持和引导民办科技机构健康发展,将是一项长期不变的政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点击数: